您所在的位置:首 页 > 调研报告
宿松:要用发展文化旅游来统领城乡一体化建设
消息来源: 录入时间:2017-07-11 点击次数:313

 近年来,国家在城乡各项建设和保障民生上注入了大量资金,城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微观现状上,美丽乡村建设、民生工程、脱贫攻坚、农业开发等,各项目各自为战的弊端开始凸显。因此,宏观统领成为宿松城乡一体化建设的当务之急。
    如何统领以及用什么来统领宿松城乡一体化建设,是影响宿松未来走向的关键。一方面,现代社会,人们在城镇化、工业化的快速发展,生活节奏的加快中,充分享受现代生活的福祉;另一方面,农耕文明的快速消失,使田园牧歌式生活,又成为现代人的普遍梦想,他们在美丽乡村等各项建设的背面,内心隐秘地寻找怀乡的记忆。而文化旅游——逐渐成为满足现代人这种矛盾心理的一个重要出口。所以,抓住当下城乡各项建设的重要机遇,用发展文化旅游来统领宿松的城乡一体化建设,既使当下的城乡各项建设产生宏观效益,同时,又使未来的宿松能有成为一个重要的乡村文化旅游目的地的可能。

    宿松是皖西南的门户,北部属大别山区,中部是雷水丘陵,以及大面积的湖区湿地,南部是长江冲击平原。宿松历史上属于吴楚交错地。独特的地理位置,塑造了神奇而美丽的山水自然风光;绵长的历史流淌,积淀了丰厚而诗意的地方文化气质。“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赋予我们山居水栖的情怀,渔樵耕读是融入宿松人血液中的记忆。虽然宿松没有奇异的地质景观,但是,宿松却富有重要的现代旅游元素。现代旅游正从传统景区旅游观念向现代休闲旅游观念转变。宿松地理结构的多元性,山水人文的差异性,为宿松发展文化旅游提供了重要的价值自信。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针对人类现代旅游的发展趋势,结合宿松的旅游资源,培养宿松的地方文化气质,寄托现代人的怀乡记忆,安放现代人内心的隐逸乡愁,是宿松文化旅游发展的核心,也是引领宿松未来长远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智慧选择。就当下而言,宿松加快发展现代文化旅游,其间所包含的文化传播价值、文化外宣价值、文化输出价值等,都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结合宿松文化旅游资源和发展现状,宿松发展文化旅游事业,一方面应该保护好文化旅游资源的原始性、神秘性,避免过度开发、过渡商业化、盲目仿制,避免旅游开发的相似性,在保持宿松文化旅游的差异性上做文章。

    按照国内旅游开发管理的规律性,政府要在整个旅游工作中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实际上,旅游局是管理者、办事者,而政府才是旅游开发的总体谋划者、决策者,因为旅游开发是一项综合性的、牵动全局性的系统工程。政府要在城乡规划建设发展过程中,整合各种资源和建设资金,综合考量发展旅游的元素。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多项目专业性衔接,注重城乡规划建设发展中的文化植入,突破宿松规划建设发展中的价值单一性现状,用文化旅游思路来统领城乡一体化建设,才能走出重复低端发展的困境。

    发展现代旅游要杜绝“一窝蜂”、杜绝“圈地”旅游。要改变传统的旅游开发观念,把文化旅游、乡村旅游作为宿松旅游发展的方向。基于这样的考虑,宿松文化旅游的开发,从规划上,要考虑开发四个文化层,即历史文化层、现代文化层、民俗文化层、道德伦理文化层等;要考虑依托地理结构的多样性(大别山区、雷水丘陵、湖区湿地、长江冲击平原),在历史、文化和地理三方面的旅游差异性上做文章,呈现宿松区别于皖南、皖江其他地区的特有的旅游价值。

    在这样的背景下,宿松山区的一批古村落、古民居,如柳坪乡大地村、趾凤乡团林村、趾凤乡九重城村、趾凤乡吴河村、隘口乡小圩村、陈汉乡梅河等,凸显出了重要的乡愁价值。而宿松的古村落、古民居毁坏严重,如果不加以保护,会很快消失,保护它们、留住它们,就留住了历史、留住了文化,留住了记忆中的乡愁,留住了田园牧歌式梦想。同时,当前的美丽乡村建设,正为我们提供了留住乡愁的绝好机遇,使乡愁文化价值的开发,成为当前美丽乡村规划建设中的闪光点和突破点。

    龙感湖、大观湖、黄湖、泊湖,四大湖泊连成一体,其可养水面总面积在全国第二、全省第一,还有周边大面积的湿地区域,这是重要的、不可多得的现代旅游资源,也是宿松旅游文化重要的差异性。因此,开发湖区湿地文化,发掘渔业文明的旅游价值,保护湿地环境,成为宿松文化旅游发展的又一个重要亮点。而当前的国家华阳河湖群湿地自然保护区项目,正为我们发展皖南地区独有的湿地文化旅游提供了重要机遇。我们可以在这个项目下,保护好现有的生态自然,留住正在消失或即将消失的渔业文明,打造我们独有的湿地文化旅游。

    对于长江洲区,和广大雷水丘陵地区,我们可以挖掘现代农业的观光旅游价值。其中,洲头的现代农业示范区,为我们提供了发展现代观光农业的实验。一些传统的农业产业,如洲区的棉花,丘陵地区的油菜,山区的茶叶等产业,由此可以成为观光农业的要素。在一些大面积土地流转的项目下,综合、优先考虑观光农业的发展项目。使田园牧歌式的家园梦想有了得以呈现的可能。

    同时,我们不忽视传统意义的旅游价值,如适度发展宿松禅宗文化中的普世宗教旅游价值,保护好宿松小自然风景区的生态旅游和风光旅游价值(小孤山、白崖寨、石莲洞、九井沟等),表达好宿松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和宿松“非遗”的文化旅游价值(博物馆、白崖寨、黄梅戏、文南词、民间传说、宿松民歌等)。一些已经消逝的历史文化遗存,譬喻周瑜桑落洲屯兵、朱书故居、罗遵殿故居、长江决口等等,可以以复原的方式再现。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以主题公园的方式呈现。如果建设湿地渔业、农耕类文化主题公园,帆影、捕鱼、渔具、斗笠、蓑衣、渔网等,都具有独特而丰富的历史文化记忆。如果建设民间文化类主题公园,黄梅戏、文南词、宿松民歌、民间传说、许岭等会、大鼓书等非遗,都是重要的元素。一些标志性的文化古迹和文化故事,可以集中复制、想象性呈现,如廖河古戏台、太白书台、罗隐隐居、太白闾丘饮酒等。这一切都会使宿松独特的文化旅游资源得以充分利用。

    另外,城市是一个地方文化和历史记忆表达的中心。宿松县城的城市文明,是我们文化旅游开发无法绕过的一环。其中,高铁站、高速口、国道沿线,其标志性建筑群的规划建设,是塑造文化印象空间标志的关键,是一个地方的文化旅游门户区和标志区。如何做出县城的差异性旅游价值,是值得思考的一个重要课题。

    宿松,从发展文化旅游的角度考虑,同周边地区比较,都具有自然多样性、人文丰富性和地理差异性。中国乡村文化的历史演变,体现着一种博大的情怀。先秦的“乡”,指城外的土地,与“城”一起,称为“国人”的领地,甚至成为分封的领地。魏晋的风度,使得乡村充满着贵族的精神,山水之间的隐逸传统,建构出中国人诗意栖居的桃花源。明清的乡绅乡党,延续着耕读传家的脉络。当下的城乡各项建设,不是要毁坏乡愁,而是要记住乡愁。乡愁远去,乡土重生。

    用发展文化旅游来统领宿松的城乡一体化建设,依托城乡建设的各个项目,瞄准未来的文化旅游目的地,是宿松面向未来突破发展瓶颈的重要出口。(县政协文史委 刘鹏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