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 页 > 文史资料
抗日烽火 喋血松兹——宿松县凉亭河抗日阻击战再调查
消息来源: 录入时间:2017-12-05 点击次数:52

按:2017年是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成立和中国全面抗战70周年,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弘扬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抗战精神,县政协文史委组织开展凉亭河抗日阻击战再调查,深入挖掘宿松抗战史料,还原历史原貌。5月16日,县政协文史委组织课题组成员赴凉亭镇开展实地调查、走访、考证;10月30日,课题组成员又赴广西容县进行追踪调查,获得了部分口述资料和档案资料,对研究凉亭河抗日阻击战大有裨益。

宿松县凉亭河抗日阻击战,是国民政府组织“武汉会战”外围阵地的一次重要战役。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后,武汉便成为下一个入侵目标。为了保卫武汉,国民政府在长江中下游进行了积极的军事部署。1938年6月12日,安庆失陷,武汉会战开始,国民党桂军、川军等部队先后在潜山、太湖及宿松凉亭河等地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一)战前准备

日军攻占南京后,日军侵华大本营即开始研究攻占武汉的作战。1938年6月初,日军第六师团全部及第二、三师团的各一部在合肥完成集结。7月初,日军第六师团(稻叶四郎师团)以第三十六旅团(旅团长牛岛满)和第十一旅团(旅团长今村胜治)沿京汉路向西推进,直指华中重镇武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也在19386月制定了保卫武汉的作战方针,决定长江北岸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担任江北、大别山东麓一线防御;新成立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担任长江南岸作战任务。同时,安徽省政府也向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呈报了《安徽省抗战军事计划》,将大别山各县作为本省的战守根据地,以此向东设3道防线,其中第二道防线自宿松许家岭起,经徐家桥、新仓等地至霍邱,以为武汉之屏障1

             

 

安庆的失陷,揭开了武汉保卫战的序幕,而“宿松和黄梅是保卫武汉的主阵地”2。确保武汉,“则应东守宿松、太湖”3。因此,国民政府武汉统帅部决定在宿松一带选择有利地形布置重兵,阻止日军西进。早在614日,蒋介石就致电李宗仁、陈诚,要求“对宿松附近要地须即派有力部[]占领前进阵地”4。日军沿江西攻武汉的态势明显之后,李宗仁又电请蒋介石,“拟请于宿、太、英、广间使用五师以上之完整部队,选择有利阵地,拒止敌人”5。正在此时,李宗仁因牙病复发住院,白崇禧奉令代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职。为阻止长江北岸日军西进,白崇禧在626日调集陆军第七十军(军长李觉)十九师(师长李觉兼)、十六师(师长何丰)和第八军(军长李玉堂)十五师(师长汪之斌,原属第七十三军,军长王东原)进驻宿松县城至凉亭河公路沿线,作纵深部署,担任正面阻击主攻任务671日,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奉令又调集结束徐蚌会战的桂军第三十一军(军长韦云淞)的一三一师(师长林赐熙)、一三五师(师长苏祖馨)进驻亭子岭、二郎河、梅墩畈至严恭山一带,配合正面部队担任侧击任务7。同时,以川军第四十四军(军长王缵绪)的一四九师(师长王泽浚)、第七十军的一二八师(师长顾家齐)驻扎隘口至陈汉山区,担任策应各路进军及负责陈汉至蕲春的阻击任务。另调第六十八军(军长刘汝明)一四三师(师长刘汝明兼)、一一九师

(师长田温其)守备黄梅、宿松沿江各据点,联合江防部队,阻止日军西进8724日,白崇禧向蒋介石报告,第五战区作战计划已拟定,主力推向宿松、黄梅一线,与九战区相连接,“现令加紧构筑对东南及江面工事,同时使各部就新定作战地境,按预想敌情演习,以资实地训练”,又派副司令长官李品仙赴宿松、黄梅视察工作9。双方势态,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

 

(二)凉亭河阻击战

宿松位于长江北岸,倚山面江,襟带吴楚,是日军进攻武汉的必经之地。日军在进攻桐城、潜山期间,曾于714日出动飞机4架轰炸宿松县城。7月25日,日军一部约4000人由望江向宿松进攻,被一三一师廖团阻击于太湖徐家桥10726日,日军攻占太湖,随即出动飞机9架袭击宿松县城及附近村庄。次日拂晓,日军第六师团主力从太湖县城和怀宁石牌镇两路杀奔凉亭河。凉亭河集镇地处太宿公路北侧,是宿松东北门户,集镇周边有严恭山、叫雨尖、烽火山等山峰数坐,其中烽火山为制高点。守军汪之斌师派三团某营500名官兵驻守烽火山阵地,在山腰和山顶构筑三道防线,山顶布置重炮,组织重点火力迎击日军。民党军“凭仗凉亭河早以建好的阵地,进行顽强抵抗”1127日拂晓日军今村支队从太湖向凉亭河猛扑过来。先是飞机一阵狂轰滥炸,随即地面部队包括炮、骑、步等联合兵种沿公路两侧蜂拥而至。烽火山守军严阵以待,待日军冲到山脚下,营长一声令下,火炮、重轻机枪一齐开火,一排排日军倒在阵前。

据亲自参加烽火山战斗的广西部队抗日战士莫庸楷(曾化名穆容

慨)之子莫二毛(又名王振德)回忆,“听母亲说,父亲生前曾向她描述过烽火山战斗的惨烈场景:日军第一次冲锋被击溃后,又用大炮轰击烽火山阵地,一瞬间硝烟弥漫、弹片横飞,战壕被炸烂,地堡被掀翻,许多战士被炮弹击中倒在血泊中,受伤的战士仍然坚持战斗,没有一个人肯下火线。一阵炮轰后,日军又一次发起冲锋,战士们爬出掩体继

续战斗,又一次把日军消灭在阵地前沿。日军一次又一次进攻,我军一次又一次阻击,山上山下尸横片野、血流成河,敌我双方伤亡很大。”双方争夺烽火山的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敌我死伤虽大,但阵容无变动”1230日黎明,日军牛岛支队(拥有野炮第六联队,步兵二十六、四十五联队和独立炮兵第二联队)从太湖徐桥赶来增援。日军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分两路对烽火山实施包围。一路从凉亭河北侧,经箭楼屋、曹坊屋、潘家嘴、陈家嘴向南迂回到烽火山左翼;一路由南经石家新屋、王家山、许家屯直扑烽火山右翼。烽火山守军腹背受敌,处于敌人包围之中,阵地被日军炮弹炸成了一片焦土,守军大部分伤亡。面对攻上来的日军,剩余的官兵在营长的带领下,冲出战壕,与日军展开白刃肉搏战。霎时,烽火山上杀声震天,刀枪拼击,血肉横飞。经过一场激烈的拼杀,我军寡不敌众,据守烽火山的五百壮士,除少数几人突围,全部壮烈牺牲,烽火山失守。日军虽然占领了烽火山高地,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伤亡近千人。

攻占烽火山后,日军继续向严恭山、叫雨尖发动攻击,第三十一军一三一师正面麻姑寨、严恭山、白马寨之阵线亦“陷于极度苦境”,随即奉令撤退,在转进中于严恭山、白马寨遭敌袭击,“无法脱离,激战彻夜后,行反击冈,脱离主力阵地”,伤亡300余人13。一三五师某连为掩护主力撤退,与日军展开激战,全连除连长一人重伤幸存外,全部喋血殒命,连长苏醒后悲愤难遏,亦自杀殉国14。至31日,三十一军主力撤至二郎河、霸王庙、六省冈、王家山一线。日军攻占烽火山后,蜂拥扑向凉亭河街。坚守阵地的十五师将士与日军展开激烈的巷战,并围绕附近村庄进行迂回阻击,迫使日军每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日军公然破坏国际禁例,施放毒气残杀我军民。烽火山下凉亭河边,凡是没有逃走的居民和抗日将士都无一幸免。凉亭河街和附近村庄,都被日军飞机大炮炸成焦土。” 15日军最终占领凉亭河。为了阻止日军的进攻,白崇禧作出了新的部署:“令四十八军及廿六集团继续侧击前进之敌,并令川军王缵绪部以主力集结英山,一部在张家塝,令第七军亦向黄栗杪、东西界岭附近集结” 16

(三)战争纵深发展

731日,凉亭河大战结束,战争继续向纵深发展。日军一部沿太宿公路向三德、先觉、破凉向宿松县城攻击,一部沿严恭山南麓向花凉亭、隘口、二郎河至黄梅界岭一带进攻。当天,争夺严恭山的战斗打响,一三五师一部顽强抵抗,在青竹尖、夏家篱和云天岭等阵地我军伤亡惨重,死伤600余人。81日,一三一师在花凉亭地区车马河与敌军遭遇,我军采取坑道战术,歼灭日军一个骑兵中队,缴获战马60余匹、炮车3辆、六○六炮5门和自动步枪100余支。2日,一二八师、一四九师联合出击,在隘口鸡子岭摧毁日军一个联队,击毙联队长以下官兵30余人。3日,防守县城的一一九师六九三团在县城附近狮子山、佛座岭等处阻击日军,俘获日军30余人、营妓117。但终因兵力薄弱,六九三团遂于4日放弃县城,日军在大雨中乘虚攻入县城,县城失陷。日军占领县城后,凭借沿路战车掩护,战争呈胶着状态。

日军攻占宿松、黄梅后,因伤亡太大,黄梅、广济间又为泛滥水障阻隔,遂暂停前进,在黄梅、宿松一带进行补充整顿。此刻停驻黄梅、宿松之日军为第三师团第六旅团,辖第九、第十两个联队及一个独立山炮大队,其中第十联队(联队长冈岩大佐)驻守宿松18。乘日军修整之机,我军展开了反攻。87日,第四十四军一四九师攻占二郎河、南北冲等地19。三十一军在破凉亭与日军反复争夺,“破凉亭曾两得两失,最后敌以战车进袭,三十一军因缺战车防御炮,故又放弃”。鉴于三十一军在太湖、宿松战场损失惨重,其驻地遂在12日交由四十八军(军长廖磊)接防。为了截击宿松、黄梅一带的日军,白崇禧下令“川军及四十八军由二郎河以南突入,务切断太宿间道路,以期逐次解决”。14日晚6时,日军300余人偷袭四十八军严恭山驻地,被我军击溃20。在此前后,四十八军在宿松县抗日人民自卫军的配合下,又在先觉岭歼敌一个联队,烧毁辎重汽车3辆,切断了日军的公路补给线21。为阻止长江北岸日军继续西进,白崇禧又将所属各部分为左、中、右3个军团。右翼由李品仙指挥,任务是“以大别山南麓为根据地对长江北岸挺进之敌逐次侧击,预期消灭于右翼港湾错杂之地区”;廖磊率中央兵团固守大别山东麓各隘口阻挡敌人窜入,在大别山游击根据地长期抵抗,并集结协助左右翼进攻228月下旬,廖磊第二十一集团军不断向皖西、鄂东出击,策应黄梅、广济作战,截断日军交通,威胁日军后方,逼其屡进屡退,一筹莫展。26日,第四十八军、第七军(军长张)向日军猛烈攻击,当晚克复潜山、太湖,28日收复宿松,切断敌人后方联络。此后,我军以皖西为基地,坚持抗敌,予敌重创,斩获甚多。

    

         马展鸿少将                                     《江淮战地随笔》封面

 

时任三十一军参谋长马展鸿在《江淮战地随笔》(1940年3月由前线出版社出版)中这样记述凉亭河阻击战的:“本月(7月)廿四日,安庆潜山敌人第六师团的主力不下三万人,直向老三(桂军三个军,第七军成立最早称老大,四十八军成立晚些称老二,三十一军在抗战初期成立称老三)的面前扑来。山地战是广西部队的特长,不管来得怎样凶猛,仍是毫不着慌。战斗的主要时期是廿四日至八月一日,左自小池驿起,经太湖,严恭山,至宿松附近六十公里的正面上,全线发生剧战.一日之间,阵地上曾落过四千发炮弹,我们虽然也有炮兵,但说来可怜,用的都是老龄炮弹,打过去很少爆发,而且射程很短,眼巴巴地看见敌人的密集部队无奈他何。争夺最利害的算花凉亭、叫雨尖、严恭山各处。花凉亭我们死伤不下六百人,受刺刀伤仅马明的一营便有五十多人,叫雨尖的一连步兵和一个机关枪连只剩下十三人,可是阵地仍然保持着。苦战几日,终因敌人太多了,我们伤亡也太大了,不得不把左翼转进第二线阵地来。以后我们的一三五师转移攻势,在凉亭河附近曾一次扑近敌人第六师团的司令部,夺得照相机不少,小汽车也得了五辆,还有许多是参谋部的文件。第六师团长在以前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一回才给我们找了出来,是稻叶四郎,假如不是敌人增援得快,也许敌酋的生命也要送掉了呢。二日以后转入对峙状态,一直至十六日才把防务交给老二(四十八军)去接替,老三就移到英山休息了,自一月作战起这一次才算得个休息。这回苦战了廿多天,伤亡当然很大,但是攻守异势,敌人比我们的损失还大,给我们的侦探看见的,一次就有六百多伤兵抬回后方去,还有四十八辆救护车,来来往往向潜山输送。此外泊湖并有救护汽船数艘接送伤兵的,其他没有看见的该比这数目还大呢。这次除蒙委员长赐以传令嘉奖的荣誉外,武汉各界还奖赠五面锦旗,文化界救国会的锦旗是题上‘民族英姿’四个字。”

战后,凉亭河一带逃难居民纷纷返乡,目击烈士遗体漫山遍野,乃相邀一起收敛烈士尸骨,合葬于烽火山奶膀石下和叫雨尖山腰处。据烽火山抗日英烈护墓会成员陈祥林之子陈秉岳介绍:父亲亲眼目睹战争惨烈的场面,生前经常回忆他当年慰劳守军和战后搜寻、掩埋抗日烈士遗体的事迹。战后凉亭义门陈氏族人将烽火山战斗中死亡烈士遗骸搜集在一起就近掩埋在烽火山陈氏祖先墓园内并成立烈士墓园护墓会,专人管护,年年祭拜。在叫雨尖牺牲的烈士的遗体,也由当地乡亲搜集、收殓、掩埋。第二年,村民姜耀岗、吴旸侯、贺仲祁等人捐资买石,在叫雨尖烈士墓前立碑纪念。碑上镌刻“第五路军卫国殉难将士墓”,旁刻铭联:“取义成仁完大节,丹心碧血壮千秋”。

(四)重大意义

凉亭河阻击战是保卫武汉的一次重要战役,是武汉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敌我双方均出动兵力数万人,战争的规模和战况的激烈,是继南京保卫战和台儿庄会战以来所仅见。中国军队与地方抗日武装英勇作战,前赴后继,不怕牺牲,以劣势的装备对付日军现代化的兵团,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重创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量消耗了日军有生力量,延缓了日军合围武汉的进程,为国民政府人员和物资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也为中国抗日战争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

 

1、宋霖、房列曙主编:《安徽通史·民国卷》(下),安徽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656页。

2、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田琪之译:《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2卷第1分册,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134页。

3、《对武汉附近作战之意见——统帅部指导方案》,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648页。

4、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广济战役前武汉会战战况史料》,《民国档案》,1985年第2期。

5、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广济战役前武汉会战战况史料》,《民国档案》,1985年第2期。

6、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广济战役前武汉会战战况史料》,《民国档案》,1985年第2期。

7、李品仙著:《李品仙回忆录》,台北:中外图书出版社,1975年版,第148页。

8、《黄梅县志》上卷,湖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48页。

9、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广济战役前武汉会战战况史料》,《民国档案》,1985年第2期。

10《李品仙致蒋介石密电》(1938年7月27日),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691页。

11、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田琪之译:《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2卷第1分册,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134页。

12、《李品仙致蒋介石密电》(1938年7月29日),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册,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693页。

13、《白崇禧李品仙关于太湖宿松黄梅一带战况密电》(1938年7—8月),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5辑第2编军事(3),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16页。

14、廖广由:《烽火喋血,千古不磨——记凉亭河抗日阻击战》,见政协宿松县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宿松文史》第2辑,1988年版,第65页。

15、《宿松县志》江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478页

16《白崇禧李品仙关于太湖宿松黄梅一带战况密电》(1938年7—8月),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5辑第2编军事(3),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17页。

17、廖广由:《烽火喋血,千古不磨——记凉亭河抗日阻击战》,见政协宿松县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宿松文史》第2辑,1988年版,第66页。

18、《白崇禧李品仙致蒋介石密电》(1938年8月7日),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699页。

19、《白崇禧李品仙关于太湖宿松黄梅一带战况密电》(1938年7—8月),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5辑第2编军事(3),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18页。

20、《白崇禧李品仙关于太湖宿松黄梅一带战况密电》(1938年7—8月),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5辑第2编军事(3)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18页。

21、廖广由:《烽火喋血,千古不磨——记凉亭河抗日阻击战》,见政协宿松县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宿松文史》第2辑,1988年版,第66页。

22、白崇禧口述,陈存恭 等整理:《白崇禧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第142~14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