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 页 > 政协委员 > 委员园地
司舜作品选
消息来源: 录入时间:2008-01-03 点击次数:1476

                                        

 

[作者简介]司舜,县政协第八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当代实力派散文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文、散文诗作品200余件散见于《诗刊》、《散文》、《青年文学》、《中国校园文学》等国内20余家报刊。作品入选上海市<<语文拓展读本现代文选>>(初中)教材,<<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等,作品收入<<中国散文诗90年>>等选本及连续收入多种散文诗年选,有作品被《读者》、《散文选刊》、《文苑》、《广州日报》等报刊及多家网站转载。著有散文诗集《对岸》,<<五种颜色的春天>>。曾参加过全国第四届散文诗笔会。

 

 

 

 

 

司舜散文诗

鸟   语

鸟语洒在我的周遭,散发出与花香有关的气息。

在樱桃的居处,在藤萝的裙裳旁边,鸟声,把绿色的农历翻开,把爱情的钮扣解开。

春天的心跳加快。

珍珠般的鸟声,渐渐扩散,走下田垅,跃上山坡,弥漫在辽阔的旷野,草莓一路小跑过来;磨菇抢着把伞盖张开;又鲜又嫩的青草,摇晃起迷人的舞姿,它葱茏地绿,正好回到它的少女时代;风的模样极其温柔,它款款地走向那一潭清水,然后又洁白地轻吹。

谁碰到了鸟声,谁都在幸福地颤动。

鸟声,在声音里叫做天籁,在我们的内心叫做话语,那是一种明亮的温馨和甜蜜的话语,是岁月中凝聚起来的劳作的谚语。朴实厚道又心怀宽广,它给情意绵绵的大地带来了许多将要萌芽的故事,期待已久的季节因此丰富多彩而又意味深长,一层比一层美丽。

鸟一鸣叫,孩子们就斜斜地飞;鸟一鸣叫,田埂也插上了翅膀;鸟一鸣叫,尘埃就都要落下,石头就都要开花。

 

 

江   行

 

轮船在江面上航行,脚步纷纷踏进了波涛。

我们到来之前,就已经有许多东西刚刚流逝,像我们握也握不住的时光。但唐诗里的江南还在,黛青的山峦肩挨着肩,江上,点点渔船还在浪尖上奔波,捕获那些五言绝句。

水引领我一步,就结识一幅美景。一朵浪花追逐并惊动另一朵浪花,像我们经常看到的爱情场景,他们热烈而轻微的誓言,正被遥远的大海期待。

轮船在江面上航行,我们的脚步也是湿漉漉的,心思也是湿漉漉的,那亘古不变的流淌如此浩荡而又执着,止住我们内心的澎湃。

站在甲板上,在时间的缝隙,我们在观察波涛的同时,也把心灵好好地观察了一遍,让感动好好地拍打了一遍。

声音(四章)

 

燕   语

 

衔来一根草茎,就唱一句歌。

干干净净的语言,像草叶上的露珠。呀呀学语的雏燕伸长了颈顶,引吭高歌。家居的巢里装满了喋喋不休的故事,关于蓝天、白云、草叶、昆虫的故事,岁月温暖而富有。

在春天,声音中最响亮的部分来自滑翔着的忙碌中的燕语。

 

蛙   鼓

 

一串音符,又一串音符,接着便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合唱。

月光爱抚的一切。青蛙的朗诵高过星辰。我悄悄地走到户外,那些水边的响声啊,使我想起了所有正在拔节的碧绿和葱茏的事物。

仔细聆听,蛙的鼓点其实就是欢蹦出来的豆子。

我也想亮开嗓门,叫开那些裹紧的豆荚。

 

虫   鸣

 

像胚芽的气息,最细微的声音,那是秋虫的私语。它的愿望只是将夜色剥开一点点,并将另一些小小的鸣叫照亮。

窃窃地,身着土地的颜色,很斯文地讲述泥土深处的童话。所有的琴键从声音里离开。

悉悉索索的响声,多么像风儿轻咬叶芽的幸福的呻吟。

 

蝉   鸣

 

饮两三点清露,就养成一副清亮的噪音,就可以打开自己的愿望。

阳光,把每一缕风都灌醉了。季节发烫;庄稼茂盛。

蝉声,从妙龄的青枝绿叶间滑下来,一个动词就像种子落入土地。歌唱。

为眼前的黄金歌唱,伴随蝉的一生。

 

目   的

 

    目的是想看清那只小鸟。

    我打开窗户,同时也打开心灵。

    活泼的叙述者,她无限端庄、妩媚,敢于旁若无人,并且把叶子和花瓣的隐衷一一说破。美好的春天,至此全部形成。

其实,像她这样的心情抑或态度,我也拥有过那么一回,只是我略微比鸟想得多些想得更深远更复杂一些。也许是我太过浪漫,反而不会飞翔。

目的是想看清那只小鸟;

目的是想翠绿地眺望一次,然后洁白地甚至金黄地思虑一生;

目的是想放飞心中的那一只……

 

破   绽

 

烛光,那是夜晚的破绽;梅花,那是寒冬的破绽。眼睛、耳朵、嘴唇和呼吸统统都是心灵的破绽。破绽一旦显露,我们就最真实。

我们有时守着一厢寂静,忽然听到琴声。那是一个人在想念另一个人。我们坠入的那种境界,正好是我们大家共同的破绽。

破绽是不知不觉一定要露出来的。

我们诞生时,她在身边;我们灭亡时,她还在旁边。

 

对   岸

 

割草的女孩,唱黄梅调的女孩,在河的那边保持着清纯。

我看见鸟声滑过她芬芳的脸颊,我还看见阳光经过她妩媚的年龄。我想,一片翠绿是否就是她一生的愿望呢?

如果她愿意,又一首情歌将在她的身后哗哗啦啦地吟唱。

她那一身禾苗一样的打扮在诗经里被爱慕了几千年;她那青草般的心事将会被许多双眼睛聚成岁月。

不用抵达她,我的爱美的嘴唇布满馨香。

割草的女孩,唱黄梅调的女孩,她让我喜欢上流水。不用渡河,我常常能找到某些彼岸的东西。

 

流   水

 

起先,我像所有的孩子一样,叠着一个又一个纸船,我把它们全部放进流水中去。我知道:流水是所有比喻的源头或者理由。只有细水长流,生命和愿望便加入到涟漪的行列,汩汩流向时间的深处。

后来,我企图抓住这流水。当我伸出双手虔诚地做着掬起这个动作时,我感到了我的徒劳和可笑,因为即便是一滴小小的水珠儿,也无法适应我掌心中的脉络,它总要从我的手指缝里迅即逃脱,跌跌撞撞重新奔向它来的地方和应该去的地方,归入到浩淼的抒情的队伍中去。

流水,就是这样热衷于自己的身世,并且从来就没有终止过自己的目的。在默默的进程中,担负着洗涤每一粒尘埃的重任,不忘记一分一秒地编撰出诗意。

现在,我是以静止的岸滩的心情,感受着流水的。吉他曲似的流水,它是唯一会唱歌的美酒,从它琴弦上走过的和风与阳光也放慢了脚步,并融入到那清澈酣畅的旋律当中。它轻轻叩开了傍水人家静谧安详的窗棂,也安慰着沿着河岸匆匆归家的旅人。

如今的我,每当面对流水,总要无缘无故地流下泪水。让我脆弱,让我敏感的流水啊!我记不清我丢失过多少条流水,我更不知道,我竹篮打水的日子,水中捞月的日子,是怎样的波光粼粼,现在它们已经哗哗流去。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愿意站在叫做爱情和道路的流水身旁,等候它漫上我干涸已久的故事并将我深深地淹没。

 

校园短章(五章)

 

晨   读

 

早晨的教室,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叽叽喳喳的鸟聚集在枝头。

那些尝到了美的嘴唇在忘形地表达。

所有的声音都乘着快乐向上飞翔,并且把阳光读得更灿烂,把晨风读得更温柔。

我就置身于这无边的芬芳之中,仿佛周身长出无数鲜嫩的绿叶,在幸福地颤动、倾听。

我已经听到花开的声音、爱的声音、跋山涉水的声音。

 

课   堂

 

课堂天天向上。我站在讲台上,手心里有一种握镰的快感。我的目光一穗一穗地看下去。

那些将晶莹的身心交给阳光的稼禾一样的孩子,是那么端正、生动,现在,他们在我的理想中一天比一天茁壮、丰满,他们是我掩也掩不住的喜悦。

他们的长势,是大地上最绚丽的丰收景象。

 

晚自习

一朵光温暖一张课桌。

乡村的夜晚静谧、安详。教室里芬芳四溢,铃声将蜂蝶纷飞的秩序安排得生动而又妩媚。心儿们跳得那么整齐,像一粒粒用爱浸润的种子,钻进了沃土。

文字,让所有的心胸陷入无边的宁静和快乐。

当窗外的紫丁香被月亮默读得一片含蓄,我们便欣喜地发现:许多美丽的花朵捧在了手上,许多美好的愿望挤到了眼前。

 

郊   游

 

我们的欢乐,像这蓬勃的草地。

现在,让我们经过春天,让我们一起将阳光摇晃起来,一起给微风一个恰当的修辞,一起打探布满馨香的春天的深浅。

让我们把微笑交给绽放的花蕾,把喜悦交给开怀的山谷。

我们来到溪流身边,将身影留给清澈酣畅的泉水,并将心儿悄悄地变绿,然后用同样绿莹莹的歌声嘹亮回家的路程。

 

果   园

 

满树都是红得透明的果儿,仿佛一群少女张着嫩红的唇歌唱。

三五个披着菊花香气的女孩兴致勃勃地来到了果园,她们一反平常的雀跃、生动,变得异常娴静、丰富。她们清纯如秋天的露水,她们扬起了被微风醉红的脸蛋儿,她们已经看到那些妙不可言的羞涩。

此刻她们肯定比那些叶子想得更多也想得更深。

是啊,曾经躲躲闪闪地点着爱情火把的小小的花骨朵儿,它们是如何到达成熟的呢?

 

早   春

 

枝头上先绿的那一群就是早春。

衰草以及更加颓废的我敛声屏息、抬头张望,只有清溪仍旧向自己的细节流去,碧绿的苔藓就像小鸟去年说过的那些话语。

似乎有呻吟在周遭响起,我知道那些都是希望里的声音和生命进程中的律动,如同雪水面向消融的幸福,她们含蓄的表白,都将给予从土地上冒出的嫩芽。正是那荡漾的绿意和生长的愿望,真正将盛大的春天一层层叫开。

 

踏   青

春风布绿,流莺婉转。

郊外,踏青的人走在词语的深处,匆匆地,轻轻地,像爱情的脚步。

春天的气息,从一粒稻谷的内心弥散开来,美丽的言辞,诠释着绿草茵茵的三月。

所有的人,都在悄悄地打开自己的向往,像那些粗枝大叶一漾一漾的稼禾,他们细碎的声音使我们的脚步斜向喧哗。

绿还在延伸,如同湍湍的春水,我们仅仅是走在浩翰的春天的一角,也只是暂时使用了有限的修辞,我们等不及花团锦簇,就目不暇接地醉了。

春   天

 

一伸手就可以掬起一捧芬芳,春天就站在枝头上微笑。

多少人有着比鸟翅更轻快的愿望。

我注意到:每一个人都怀揣一卷诗歌,他们身上开始长出青草和叶芽。

我知道,他们的方向,便是时间里的爱情。

就像那些花朵,用彼此的芳香相互祝福,一阵微风,带来春天所有的品质:新鲜、温柔、甜蜜、生动。

谁都在上升,谁都可以把花一样的心跳给阳光。

 

阳光的名字,在这一朵桃花和那一朵桃花之间传颂。

燕子采来一行又一行诗句。

浣衣的少女陷入碧绿的意境,她的失态,被我的目光挽留。

在春天,许多平常不轻易暴露的事物都将要呈现,只要打开南窗,便能看见,成群结队的风儿,它给我们带来更加清晰的道路。

那些被鸟鸣喂绿的枝条,那些被琴弦爱慕的音符,还有夹在书页中的秘密和深藏在心底的遗憾,现在都可以感觉并且可以触摸。而且,当风吹过,我们自己也在开始流动。

 

那么多的心脏在跳动。

还有那么多热烈的词语和娇美的舞姿,为她们写一首诗好吗?

为阳光吻过的地方茂盛的爱情。

但我不能够,我的诗过分浅显,比不上悄悄走过的微风和滑向枝头的小鸟。

我只能让心轻轻颤动,让眼睛满是泪痕,让那些拔节的声音居住在内心。

缄   默

 

还没有到说出的时候或者并不急于说出。

我继续保持着缄默。

继续保持着对无边的寂静的倾听,也保持着对暗淡里孕育的光亮目不转睛的注视。

爱情依然被春天裹得紧紧的。我仅仅看得见爬过墙头的第一枝花蔓,听得见经过路途的第一声雷鸣。

我想说出来,像闪电那样。但我仍然不便说出。

我只是感觉到眼眶里涌动着的是多年以前的泪水。

我只好继续保持着缄默。像一片情感沉郁的低云,对所有的光芒保持着敬畏。

我甚至想到,是离开自己的时候。

也许我不需要开口,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已经炸响——开花!

 

注   视

 

阳光迈开她细碎的脚步。

两只小天使把天真和无邪做成枝丫间婉转的歌谣。也许,他们刚好完成爱情的最初情节。

有着风一样轻微年龄以及愿望的孩童,是否像往常一样,像从前的我一样,预备好了内心顽皮的弓箭?

两只小天使还在交头接耳,他们的盲目和忘情,是整个春天鲜艳生动的一部分。

有折枝的声音。一群青青的孩童,像一只只轻盈的燕子,衔来一枝枝芬芳的草茎。原来他们是在扎制鸟巢,一个又一个,一个比一个温暖的鸟巢在他们的认真里成型。多美的忙碌啊!他们是在给所有的呢喃安排幸福,他们是在想把春天长留在自己身边或者心间。

此刻,我的注视,全部是嫩绿的。

 

语   言

 

摘语言的葡萄酿成美酒,献给我的爱人。

就像梅花说出雪,春天说出雷,爱人,在你的面前,我说出阳光和水。

请听我朗诵叶的面容、花的手势、根的深情。请让我们翅膀碰着翅膀,说出最细微最真实的欢乐,让我们从胸口出发又抵达胸口,并说出青铜的声音。

爱人,在我们绿叶和青石搭起的居处,我要说出温暖和幸福。当鲜花在你的脸庞盛开,我要说出你内心的黄金。

爱人啊,我的唇齿之间悬着一条永不干涸的河流。

 

一   天

 

静静地,我坐在那儿。

从薄雾的迷茫开始。周围是青草的诗行。这就像一只蚕在一片桑叶上的那种幸福。我愿意什么也不想,静静地坐在这儿,听着风吹,看着草动。

阳光来临。花朵遇到阳光就成为爱情,鸟语碰到花香也就成为爱情。

有脚步经过,散开或聚拢,笑语打开了快门,我知道,此刻他们到达了自己最亮的部分。

直到黄昏,我还在心底分享他们的快乐,草地空阔,空气清冽,我想:这一天,我轻易地就经历了一些芬芳、鸣叫还有喜悦,这一天是时间也不曾经历的幸运。

一天就是一生。

 

花   园

 

一个人内心静止的部分,就是一座花园,一个人什么也不想的时候,什么都会绽放,诗情和画意,芬芳和甜蜜。

一个人内心静止的时候,就有鲜艳滴入鲜艳的轻轻一吻,就有蜂蝶扑向修辞的微微一颤,就有阳光那样的情怀,爱萋萋芳草的绿意,也爱含苞欲放的甜美。

一个人内心静止的时候,就像水经历此岸和彼岸依然清澈,一个人内心静止的时候,最美的诗句就会汩汩流淌。

 

 

   

 

在春天里散步

 

我在春天里散步。

我眼睛的草尖知道谁在为我开花,把少女般的心思又重复一遍;谁在为我低垂或者凋残,谁就是我命中注定日思夜想的美丽。

我用唇边的晶莹把她们一一记住,然后送她们回到唐诗。

我在春天里散步。

阳光像爱人的情语顺着我头发的峰巅滋滋作响,我已听到我内心积雪消融的声音;我甚至听到路边的花草在窃窃地议论:我和路一样的平坦、年轻,为了远方。

我在春天里散步、上升。

 

南   风

她是从山的那边走过来的。

她的名字叫温暖。

她的想法是一粒一粒地撒落,要把春天的规模全部形成。

她的脚步是朱自清的比喻,她把她的所有的儿女都抚爱一遍,便风尘仆仆,又是跋山又是涉水。

她的品德像我们的母亲,博大、无微不至,捎来绿色的灵馨。我们都幸福成她的孩子,从眼睛到心灵节节葱翠,鲜艳、生动。

她的怀抱是我们倾心的情人。我们一边抽枝长叶,一边用阳光深深感谢。

 

桑葚要红,豆荚要黑

 

桑葚要红、豆荚要黑,青青的麦子面朝金黄。

那是五月。

花朵走在果实的路上,民歌开在田埂的身旁,还有话题和村庄,直截了当又意味深长。

那是五月。

蚕在桑叶上写爱情诗,蛙在池塘里唱黄梅调,蜻蜓、蝴蝶和蜜蜂,它们甜蜜的事业是展开翅膀,运输阳光。

那是五月。

空气中飘满草药和农业的芳香。催鸟鸣成熟,孩童成长。

那是五月。

心思比农谚明亮。随便一件什么农具,都能沿着农历的方向,把这个月份甚至整个季节奏响。

那是五月。

生动、吉祥。少女用美貌爱恋,我们用干劲盼望……

 

五   月

 

一条叫作五月的河流淌着。

桨声使岸边的少男少女绿叶一样舒展。

我看见阳光很好地把天空擦亮;我还看见播种星辰的古老的艰难。

靠近五月的长势,最自卑的人也不再会慵懒。

代表我愿望的是布谷和蜜蜂;向我表达爱情的是把土地想得很深的女孩。

 

 

麦   地

 

手握镰刀的女孩微微一笑,麦子便倏地黄了。

阳光便一片一片倒下。

我用很好的目光注视着她。

我赏识她头上那顶用民谣编织的草帽,我爱慕她浑身让暖风打扮的健康,我想分享她颊上被汗水衬托的喜悦……

我注视着她。我有许多念头全都像那些麦粒一颗比一颗饱满。

 

 

麦收时节

 

大地的书页上,流淌着麦穗造出的金黄的诗句。

乡村里的孩子过目不忘,他们已经熟背了五千年。

现在,全都被我的目光庄严地抚摸。

我们的父亲,还有母亲,早早地磨亮清晨的曙色,他们是些不知疲倦的大鸟,很近的路,他们反反复复地走,而且还带领他们的小鸟飞向斜阳,捡拾那些遗落的汗珠。

当月亮开始攀爬树梢的时候,他们便吭唷吭唷地回来,用目光体贴着堆成小山的麦秸,然后吃上一顿喷香的麦米饭,把一颗颗麦粒变成自己的血液,最后枕着舒坦听打麦机夜以继日地对麦子歌唱……

 

 

夏   夜(二章)

(一)

 

灵魂的翅膀歇下,心灵的门楣打开。

蜻蜓、蝴蝶和蜜蜂,这些运输阳光的飞机,已经回到寓言。诗歌的萤火和女孩,把美貌和心情正做得扑朔迷离。

荫凉的婆娑深处,一对又一对美好的姻缘,在风中并枝连理,热烈的情话,明亮了天上那只巨大的耳朵。

而我,停在这照耀下面,写诗、怀想,用不过份的泪水和美酒。

或许,我会因此丧失道路和方向。但我拥有怀抱。

我将在时间里返回,把那些难以形容的事物,一一培养珍藏于内心。

(二)

 

星星点灯。

孩子从阿妈那里要回了阿婆,也要回了一担箩筐里,两个失去姆妈的苦难。

他们住在爱惜的远方,在夏夜里被娓娓道来。

那点点晶莹的泪珠,连同一朵一朵被打湿的夜色,在乡下孩子的善良里,获得紧紧收藏。

古老的乡村夜夜失眠。

一棵一棵年少和蓬勃,在岁月的水边眺望,期待月亮白发苍苍的攀登,一些难舍的遗憾,就像这朦胧的光辉,洁净、深厚,轻轻掩盖住孩子们小小的念头和幸福。

星星点灯,孩子成人。

 

红桑葚(二章)

(一)

 

红桑葚是五月的名字,在蝉声安慰我们之前,它是乡下最甜润的诗句。

红红的桑葚,高挂在枝头,童谣一般布满初夏。太阳金色的胡须扎着它的脸蛋,使他们可亲而又可感。这个时候,乡村的孩子蚕一样爬满枝丫,还不时探出头来,极像在母亲手臂上的那种憨态。

桑葚由红变黑,情感丰富的过程如乡村的姑娘。风一出现,它们就飘然落下,沉默如豆、香气四溢。

啊!红—桑—葚。

 

(二)

 

桑葚由红变黑,像我的已经消逝了青春的妻子。

我们的孩童用桑叶般嫩绿的年龄偷吃它的甜润,整个五月响起一片吮奶的声音。

而我,靠迷恋这桑叶而生活,我的爬在绿色稿笺上的诗句正是这一粒一粒桑葚。

 

倾   听

 

当赞美无法将你照耀,我便放下语言。

于是就有声音落下来,很轻很轻的声音,像爱情抚摸爱情的那种。

阳光已经进入了谁呢?那向上的声音如此茂盛。

我听到微风跋涉的脚步,她走过流水,走过花朵,走向琴弦和心灵。我还听见绿叶和露珠的呢喃;鱼群与碧水的私语;鸟儿同枝条的合唱……

我听到有人对绽开的嘴唇说出爱,听到燃烧,喘息和蕴藏在声音里的声音。

似乎有什么被打开,我爱的人分花拂柳而来,一个声音碰了一下她的芬芳,当我微微一颤,陷入宁静,这时,一些声音悄悄传开并带来另一些更加动听的声音。

窗外(二章)

 

雪花飘落

 

窗前静候。我坐在一首诗里,温一壶酒,点一支烟,我望着窗外那诗意的美丽发呆。

雪花开始飘落,我知道,雪花正好朝着期待它的地方落下,山巅、河谷、房舍、孩子们的小手……

雪花落到哪里,哪里就在实现冰清玉洁、银妆素裹的愿望,雪花的目的是:使那些躁动不安的事物进入宁静。

雪花继续飘落,脚步蹀躞,把它最纯洁的身子往下扑,它已经被自己书写的洁白所陶醉。

而醉的更深的是那些按捺不住的梅花和寂寞的心灵。当心情一点一点变白,我感觉到了骨头里的温暖和灵魂里的圣洁。

我想把自己全部的爱堆积起来做成一朵美丽的雪花。

 

夜的手指

 

夜的手指在抚摸,你到达我的窗前,碰到灯光又缩了回去。我有些惋惜。

在这恬静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你能触摸到我的脸颊。

我于是熄灭灯盏,让黑更黑。这时,夜晚真的破窗而入,那么大胆,那么直接,像古典的爱情,带着忍冬的气息和抚慰的情谊。

苍白的、荒凉的叫做白天的烦恼开始离去,我知道,你是被亲爱的夜晚叫走的。

多么辽阔、温馨的夜晚,每一个疲惫的人或者孤独的人,都享用不尽。

你温柔的手指,总能使我静入长久的难以言说的感动,我用肺腑里的衷肠与你彻夜交谈。

如果必要,当我渴望幸福,夜晚啊,你千万不要收回你的手指,你要将我的一生全部埋没。